基金公司的管理费去哪儿了?

2020年10月17日

管理费是个老生常态的话题了,很多人吐槽基金亏钱,基金公司还好意思收管理费,但是现在这个机制就是如此。而且基金公司的管理费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管理费的版图

数据显示,2019年公募基金管理费总额为632.14亿元,较上年增长21.19亿元,增幅3.47%。去年可是基金业绩大爆发的一年,看到这个管理费增幅,估计基金公司也是非常无奈的。投资者抱怨“亏钱还收管理费”,基金公司兴许也会吐槽“赚得多了也不能多赚”。

2019年管理费收入最多的三家基金公司依次是:天弘基金、易方达基金、华夏基金,管理费收入分别为37.34亿元、36.26亿、25.5亿。大公司在这项收入上毫无疑问占据着绝对优势。

有22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年度管理费收入超过10亿元,有77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年度管理费收入超过1亿元基金公司管理费,通常来说,没有达到1亿元的管理人很难实现盈利,也就是基金公司要亏钱,不过也有一些非公募业务做得比较好的基金公司是例外,比如说睿远基金、创金合信基金。

管理费虽然名义上是归基金公司的,但是基金公司并不能得到账面的全部管理费收入,销售渠道的客户维护费是一大笔支出,这笔费用通常被叫作“尾随佣金”,也就是存量的提成。

2019年,基金公司向销售机构支付了145.26亿客户维护费,较上年同期的126.43亿增加18亿多,这个增幅可比管理费收入增幅大多了。

而2019年客户维护费(尾随佣金)占管理费收入的比例也从2018年的20.33%提升到21.91%。

管理费的趋势

业绩好了,规模增加了,管理费收入增长严重跟不上节奏,主要原因是管理费率下降。

降费潮对于管理费收入的提升打击巨大,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规模和费用是个两难选择,虽然它也没得选。降费潮互相伤害对于投资者是件好事情,对于基金公司来说,短期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不过对于行业的长远发展来说,还是好的,加速洗牌和格局建立。

基金的公司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现在大公司的优势是越来越明显的,增收对于大公司来说难度相对小一些,就算是在互相伤害的主角,也还是在增收,投资者的信任集聚到少数基金公司身上,很多啥啥都不行的基金公司到最后可能就剩下一张牌照了。

销售机构的话语权越来越大,销售能力强就是硬气,这也反映出基金公司的弱势,这种弱势不仅体现在中小基金公司要被强势渠道欺负,还体现在大家以为很厉害的基金管理人也很怂。

这种态势是不是不健康?显然是不健康的,但是这种态势是很合理的,确实销售环节能够创造最大的“价值”,现在这个市场就是这个样子。这跟国内演员片酬天价是一样的,不健康但是很合理。

管理费去哪儿了?

有了前文的铺垫,答案应该都清楚了吧?管理费主要归基金公司所有,但是有部分是要给销售渠道的,作为销售的提成。

而基金公司收入的部分,要保障基金公司的日常运营,要支付员工的薪水和奖金,要负担产品的宣传等等,余下的才是利润,剩不下的就要亏损。

我们能看到管理费收入天差地别,很自然不同基金公司的员工在收入上也会有很大的差距,在小公司当个投资总监,可能都没大公司的普通基金经理收入高,所以大家也不用惊讶为什么有的明星基金经理会放下很好的职位去当个普通基金经理。

不过这种收入上的差距还是很影响公司发展的,毕竟基金公司是智力密集型产业,发展要靠人才资源,没有人才很难发展起来,而钱是最能吸引人才的。现在的趋势中短期很难打破。

基金公司管理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