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基金骆帅:选择新能源板块关注创新能力和产量良性增长

2020年10月14日

南方基金有限公司_南方基金有限公司_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基金

红周刊 记者 | 何艳

10月12日,南方基金执行董事、南方行业精选拟任基金经理骆帅在主题为《如何看待四季度市场?怎样精选行业?》中的线上直播中表示,随着外围环境变化,市场风格偏好得到提升,对四季度看法由中性平淡转为谨慎乐观。在具体的行业选择上,骆帅表示偏爱医药、消费等可持续性好的赛道,同时看好新能源的长期前景,而对消费电子零部件、汽车零部件或偏硬件的科技领域,则不愿意进行配置。

以下为直播实录(有删减):

市场风格偏好提升

四季度抱有谨慎乐观的态度

我们原本认为四季度可能是相对比较平淡的,但国庆期间发生的美国总统确诊新冠等一系列事件又给市场带来不确定性,而且我认为是风险偏好上向好的情况。前瞻近在咫尺的美国大选,如果民主党上台,至少对于短期我们战略空间的回旋还是有利的,我们在很多卡脖子的领域可能会迎来一定的成长空间,从而传导到股市也会带来风险偏好的回升。

那么,稍微远一点,我们怎么看四季度呢?根据我们的框架,如果要看四季度,或者如果要看未来几个月的行情,那么就要回看两三年;如果要看未来一年的行情,就要往回看10年左右。如果往回看两年,在2018年年初时,中国经济当时是一个周期的高点,从2018年到2019年下半年,整个中国经济是在往下走的一个周期,而2019年的4月,经济开始回升,这可以反映在汽车销量以及制造业投资相关的一些领域上。

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断了经济复苏的进程,不过这个经济周期是非常顽强的,它有内生的机制,所以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回升的经济周期,至少会持续到2021年的上半年。也就是说四季度整个经济都会不错,这是中国内生的经济周期。如果我们看海外,随着海外疫情得到控制,其实它也有这样一个经济回升的态势。

整个四季度我们认为,全球经济都会往上走。同时,中国的流动性实际上已经在收紧,海外在四季度可能也不会有特别大的放松动作,因此这时最关键的还是取决于上市公司盈利以及风险偏好。从上市公司盈利的角度,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我们从自下而上的角度去看,在三季报之后,四季度应该是一个业绩空窗期,无论是传统经济还是新兴经济,三季度业绩应该都会很好。因此,总体看,我们对四季度抱有谨慎乐观的态度。

以下是提问环节:

重仓消费医药

在于能满足人类基本需求且可持续非常好

提问:作为南方行业精选拟任基金经理,您是怎样精选行业的?又如何精选行业里的个股?

骆帅:从行业角度看,我喜欢持续性比较好的行业。持续性分为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市场空间是不是一直在那里,因为很多行业走着走着就被一个更新更有效率的方式所替代。比如相机被智能手机所取代,现金被电子支付方式所取代等。如果面临此类颠覆式创新,行业空间就可能迅速萎缩,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我们希望行业的需求是比较稳健的,这也是我们重仓在消费和医药上的原因,因为消费和医药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可持续性非常好。

第二个维度是行业的格局,也就是我们所选的公司,它是否能够始终站在行业很好的位置上,这就跟行业本身的属性相关了。比如一些科技进步非常快的行业,像消费电子的零部件、汽车零部件或一些偏硬件的科技领域,它们的龙头被颠覆的可能性会比较高。拿苹果产业链来说,除个别龙头企业能够持续跑出超额收益之外,很多三五年之前看到的比较好的苹果产业链零部件提供商,现在已经销声匿迹了。原因就在于下游的主机厂更换了技术路线,更换了第一位的供应商,因此这样的行业是我们不太愿意去配置的。因为我们还是希望它能够在比较长的时间里都能够是行业的王者。

我们喜欢的是有社交属性的公司,具有社交属性的公司是有网络效应的,有些几乎已经成为大家生活的标配,要去颠覆它是非常难的。可能有一天当人们不用手机开始用智能眼镜的时候,才有可能会被颠覆。另外,包括一些具有社交属性的奢侈品,它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交的一个标签,也是很难颠覆的,因此我们对于行业的可持续性非常看重。一旦我们选中了有可持续性的好赛道之后,就会选择里面最好的公司进行配置,虽然我们自上而下选股,但赛道的属性跟公司的行业地位是紧密结合的。

互联网赢家通吃 王者不会轻易让位

中国制造要换一个眼光重新来看

提问:除了消费和医药,还重点关注哪些行业?

骆帅:我们还有两个非常重视的领域,一是互联网,二是先进制造。互联网天然就具备赢家通吃的属性,这跟我刚才说的一个行业的王者不会轻易变化是一回事。比如社交软件就很难被替代,很多竞争对手都会做一些类似的软件,但如果用户要迁移过去,就需要把整个人脉都迁移过去,这是非常难的,所有人同时一起行动几乎是不可能的。再比如云计算里的一些软件公司,基本是按照季度或者按年付费的,以及我们平时用的视频软件,大都是按月度付费的,一旦用户形成这种使用习惯之后要去替换它,还是比较难的。

先进制造领域方面,中国很多公司压倒性的竞争优势还是来自于制造端,以前大家对中国制造的理解就是低成本,但实际上还有更重要的因素,比如工艺上的沉淀,一些比较长的产业链里的核心环节,不是仅仅靠成本问题就能解决的,也不是把工厂迁移到越南或者缅甸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而是要把整个产业都迁移过去。因此,制造业除了成本优势之外,还有产业效益,我们往往会选择产业链里面最核心的环节。中国制造早已经超越了以成本取胜,现在更多的是智能化、无人化。在个别制造行业里,我们的人均创收已经超过国际第一流的公司,因此,我觉得对中国制造要换一个眼光去看。

提问:如何从行业背后看到更深层的东西?

骆帅:我个人认为要超越短期的估值和标签化的行业属性去看问题。除了我们刚才说的社交属性、网络效应之外,我们还要看到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的一些深刻变化,这个变化来自于很多行业都在被重新塑造,比如新能源汽车在替代传统汽车,比如家电、家具等传统行业都在用互联网的方式去重新塑造它的渠道和工厂。我们也看到一些互联网巨头在进入制造领域,其实早在互联网企业进来之前,很多传统龙头企业已经开始用信息化技术,也就是所谓的工业4.0技术来减少生产线的员工,增加自动化的水平。

同时它也赋能经销商,为用户精准画像,不仅要知道货卖出去了,还要知道卖了多少卖给了哪些人,这样就能知道客群是谁,并针对这些客群精准化地做产品上的创新和营销。所以这种互联网直达本质的精神,渗透到了很多行业,特别渗透到了优秀行业龙头的经营理念里。

比如中国和美国新能源汽车龙头的创始人基本都来自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而没有造车出身的。所以他们实际上在以一种互联网的第一性的思维,进入到一个行业里,所以我们在选择行业和公司时,也是从这个视角出发的。我们要看的不仅仅是这个行业未来的增长速度是多少,实际上随着中国经济GDP增速开始放缓南方基金有限公司,哪怕是原来增速非常高的一些行业,也会经历增速慢慢降低的过程,这个时候要看的是谁能真正地创造客户价值,真正提高行业生产效率。

新能源要用长期视角看终局

不要选择技术路径太多变的公司

提问:如何看待新能源与光伏行业?

骆帅:光伏属于新能源的一部分,新能源最上游来自于太阳能,然后要经历储能,因为如果不经历储能直接上网,会对电网造成比较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平时说的光伏平价上网,还是希望它能够完全跟火力发电去竞争,我们现在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定距离,但是随着光伏成本不断下降,而且随着储能逐渐完善,这会越来越成为一种现实。

那么,我们更希望在这个行业里面找到什么样的公司呢?我们希望它的技术路径不要太多变,要么一家公司能够持续占领创新的制高点,如果不能肯定这一点,那么我们还是希望公司生产的产品能够随着光伏或者新能源渗透率的提升,有一个量的增长,同时价格不要下降太多,能够以一种我们理解的商业模式持续经营下去。

而新能源汽车实际上是光伏的下游,因为如果只是把动力环节换成电池,但是上游环节还是火力发电,也不是真正的清洁能源,所以其实是一体。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里,我觉得一方面的变革来自于电池环节,这也是整个新能源汽车里最值得期待的变革,因为对于电池环节的一家龙头来说,它掌握的技术要远远多于上游行业。所以我们在选股时,也希望在产业链里找到创新的发动者。同时也要看到新能源汽车带来的另一大变革,就是智能加速的普及,在传统的机械式架构发动机时代,智能驾驶比较难跟汽车结合起来,一旦整个架构电气化之后,整个新能源汽车变成一个新的计算中心,比如特斯拉的下一代要把所有的计算集中到一块一块芯片上,这会造就一个大时代,也会涌现很多机会。当然,也不仅仅出现在这个环节,在整个应用端,整车领域,现在都有非常前瞻的布局,把自动驾驶往前推。

所以,看待新能源要以一种比较远期的视角去看,能够看到终局。具体选择上,首先不要选择技术路径多变的环节,因为新能源的技术路径变化非常快,还是希望这个技术能够持续下去。其次,要能够看到一些不变的东西,比如光伏领域就有辅材,它们的毛利率比较稳定,龙头也比较清晰,技术路径没有太大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