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亿公募基金分仓佣金江湖大变局:头部券商稳坐“白名单” 中小券商面临出局困境

2020年10月10日

2020年上半年,基金行业为券商提供了56.57亿元的分仓佣金,较去年同期大涨52.76%。不过,“二八格局”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调查发现,部分基金公司在选择合作券商时出现了向头部券商集中的明显变化。

据悉,有头部基金公司将与券商合作名单限制在25家以内,剔除排名靠后的中小券商;有基金公司制定20家券商“白名单”,20家券商的分仓佣金要占整体佣金的90%以上;也有基金公司表示倾向于越来越多用头部券商。

“二八格局”

今年上半年,A股市场人气很旺,上半年公募基金股票交易总额也随之水涨船高,达到7.15万亿元,较去年同期4.54万亿元,大涨57.49%。

而券商获得的基金交易佣金也因此大幅提高。天相投资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在公募基金股票交易总额的7.15万亿元中,券商获佣金分仓总收入达56.57亿元,同比大涨52.76%。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分仓佣金“二八分化”格局相当明显。

天相投资数据显示,97家券商中,上半年有22家券商的交易佣金收入在1亿元以上,这22家券商总计交易佣金收入为44.73亿元,占券商佣金收入总额56.57亿元的近八成,为79%。

而排在后面的75家券商佣金收入总额仅为11.84亿元,占券商佣金收入总额的21%。

其中,中信证券以4.18亿元蝉联分仓佣金收入冠军,紧随其后的是长江证券3.00亿元,中信建设证券2.97亿元。

上半年共有10家券商获得的交易佣金超过2亿元,包括中信、长江、中信建设、招商、广发、中泰、申万宏源、兴业证券、国泰君安、海通。

此外,有12家券商获得的交易佣金在1亿—2亿元之间。分别为东方、光大、华泰、方正、天风、国盛、银河、安信、国信、中国国际金融、华创、东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上半年仅有2家券商——中信证券、长江证券的交易佣金超过2亿元,而今年有10家。

而今年上半年排名前20的券商名次出现大洗牌,其中,兴业证券、申万宏源、中泰证券等排名快速上升,分别提升了5位、4位、3位。

比如,兴业证券从去年上半年1.16亿元的分仓收入增至2.29亿元,排名从第13名升至第8。

而国泰君安、光大证券快速下降,各下降5位次。国泰君安由去年上半年第4名降至今年上半年第9名;光大证券由去年上半年第7名降至今年上半年第12名。

头部效应

“公募作为A股第一大机构投资者,公募佣金分仓是券商收益的重要来源。”格上财富高级研究员张婷说。

一位基金公司的人士介绍,具体操作上,券商经常会到基金公司路演,或推荐一些股票,基金公司的领导、基金经理、研究员等有权限给券商打分,讲得好或对其有帮助就会打高分,否则不打分或象征性打一点分。

而基金公司在各券商都有交易席位,用哪家券商的交易席位就等于给哪家券商贡献佣金,这笔佣金来自基金,由基金持有人共同承担。

不过,基金公司以往对待券商“众生平等”的模式,如今受到挑战。

“我们公司早就变了,2018年制度就是20家券商‘白名单’要占整体研究佣金的90%以上,而非‘白名单’之内的券商,即20名以外的券商占比不能超过10%,有明确的界限。”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研究部人士说。

上述基金人士解释,原因是现在券商头部效应明显,反过来券商内部也对基金公司做分级,如果基金公司要成为头部券商的核心客户,给这些头部券商的佣金占比就要比较高,所以各家基金公司在佣金有限的情况下,做的方式就不是分散而是集中。

“这是一个趋势,逻辑上就是各家基金公司都想成为核心券商深度绑定的客户,那么基金公司必须要提高支付给这些核心券商的佣金费用。”上述基金人士说。

上述基金人士进一步解释公募基金分仓,其实排名20开外的券商的研究员较少。要形成研究团队,券商在研究的层面,自上而下包括从宏观策略到行业研究需要形成互动,是一个联动的环节,而不是说一个券商只把一个行业,或两三个行业搞起来就可以了,研究团队相互之间的配合很重要。

“所以基于这种逻辑,应该是未来好的券商,或者研究实力比较好的券商会获得更多佣金,越来越强。”上述基金人士说。

事实上,这并非个别案例。

“我们公司会越来越多考虑用头部券商,但目前还没有规定限于多少家公司。”一家深圳大基金公司人士告诉记者。

此外,近期也有消息称,一家华南头部公募基金公司计划收缩券商分仓准入清单,合作名单将限制在25家券商以内。

“确实有这种传闻,基金公司在选择给券商打分的时候,不同公司的政策差别很大。一般来说基金公司没有明确的限制多少名额,而是根据券商提供服务的质量和服务的数量来综合打分,根据打分再给券商排名,并且根据得分多少来进行分佣。”对此,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说。

“少部分基金公司如果将中小券商排除在外,只给前25名的大券商打分排名,这会使得佣金分配更利于大券商,而这将使中小券商失去服务的机会,进一步导致佣金分化,拉大大券商和中小券商的差距,对于中小券商是不利的。”杨德龙说。

而记者采访的部分基金公司则表示,目前与券商合作模式没有太大变化。

“我们没有限制名单,各家券商经常来路演。”一家中小型基金公司人士说。

据介绍,基金公司与券商的合作上之前曾出现过一些变化,就是券商通过分佣金的方式,让咨询机构请比较厉害的业内专家来为基金公司路演。但后来出了华创证券电话会议“翻车”事件之后,现在据说已被叫停了。

对于未来基金与券商的服务合作,杨德龙认为,“主要还是在研究服务上,不过,可能不同基金合作的方式会有差别,合作对象也有差别。此外,有的基金公司给券商较高的佣金率,主要是为了获得券商更优质的服务,而有些基金则选择了降低佣金,不同的基金有不同的选择。”

而张婷表示,未来中小券商和基金公司合作的难度会加大,一方面,需要提升自身的投研能力,给基金提供公司更专业的投研支持,另一方面,需要扩宽服务面,做出差异化服务。“如果中小券商想要和基金公司合作,佣金势必要降低,起码比大券商要低一些。”

“基金公司选择合作券商肯定是从综合的角度进行权衡,佣金数量、研究服务、其他服务等,券商要能够建立自身的领先优势或某一方面的竞争壁垒,通过综合能力获得基金公司的认可。”张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