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又有百亿私募有志于公募事业,刚刚递交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

2020年10月10日

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条件_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条件

资管新规出台后,作为大资管行业的标杆,公募基金业务较以往更受重视。近期,又有百亿私募有志于公募事业,刚刚递交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申请。

证监会网站显示,永安国富资产于9月29日递交《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审批》,目前材料处于接收状态。

截至9月末,目前行业内共有鹏扬、凯石、博道及朱雀四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四家公司二季度末合计管理非货币基金规模近600亿元。

永安国富资产申请公募基金资格

公募基金行业又将有望迎来新一批“私转公”新军,时隔不到一个月时间,友山基金、永安国富资产纷纷递交公募基金牌照申请。

证监会网站显示,永安国富资产在9月29日递交了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申请,该项申请目前处于接收状态。值得注意的是,与8月底另一家私募机构——友山基金申请设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不同,永安国富资产此次申请的是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或许意味着友山基金或是以股东身份申请设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而永安国富或是在已有组织架构内新设公募基金业务。

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条件

公司官网介绍,永安国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资本8420万。公司于2015年2月11日完成私募经营机构登记,目前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普通会员、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会员。

永安国富的股东为杭州小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小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63.658%、31.354%、4.988%。其中,杭州小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的合伙人均为公司核心投资团队成员,杭州小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员工持股平台。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永安国富资产实际控制人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肖国平,他通过两家合伙企业间接持有永安国富资产47.21%的股份。

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条件

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截至9月29日,永安国富资产合计备案了包括永安国富-新世纪1号私募投资基金在内65只私募基金,同时还备案了外贸信托-永安国富永富11号F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17只投资顾问类产品。

作为参股股东的永安期货历年财务报告里也透露的永安国富资产的盈利情况,永安国富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6.37亿元,净利润2.42亿元;而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 10.42亿元,同比下降 18.72%;2019年全年净利润6.49亿元,同比增长38.97%。

私募排排网显示,永安国富资产管理规模超过百亿,一位公募基金人士也透露,目前永安国富资产管理规模达到百亿级别,投资策略中包括期货策略及权益投资,业绩在高净值客户及机构客户中也较有口碑。

未来或有更多私募基金加入公募队伍

2013年正式颁布实施的新基金法第九十七条规定,专门从事非公开募集基金管理业务的基金管理人,其股东、高级管理人员、经营期限、管理的基金资产规模等符合规定条件的,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核准,可以从事公开募集基金管理业务。新规为私募基金申请公募牌照扫清了障碍,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私募基金开始申请公募业务资格。

近期,由前公募基金冠军、东方红资管副总经理林鹏创建的和谐汇一资产陆续完成多只私募基金产品备案。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待未来时机及各方面条件成熟,和谐汇一资产或也有申请公募牌照的打算。

“公募基金可以公开宣传,门槛较低,有利于做大资产管理规模,并且目前法规上也没有障碍,只要满足基金法规定的要求,还是会有私募基金愿意申请公募牌照。”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分析。

“资管新规之后,银行对于私募基金准入门槛有提高的趋势,且无论是注册资本金还是人员配置上,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均高于私募,这对吸引人才也有一定的优势。”一位“私转公”基金公司人士介绍。

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头部私募想要扩大业务范围,希望继续做大做强,以及一些公奔私的人士抱着公募情怀重回公募之外,今年整体私募销售不如公募基金理想,也是不少私募想要申请公募牌照的原因之一。“现在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新基金发行市场均有向头部机构集中的趋势,且很多公募基金有最低仓位要求,而私募基金投资上较为灵活,若是市场上涨时仓位加得不足,业绩表现不如公募亮眼,也影响了后继的募集情况。”上述“私转公”基金公司人士称。

“现在私募竞争非常激烈,中国高净值人群有限,头部私募基本已经将这部分人群覆盖,很多小型私募生存压力很大。相比之前,公募基金蛋糕大很多,且还在飞速发展当中,这也是部分私募基金想申请公募资格的另外一个因素。”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四家“私转公”公司非货规模合计近600亿

目前,公募基金行业共有鹏扬、凯石、博道及朱雀四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

2016年6月28日,证监会核准设立鹏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鹏扬基金也是首家实现“私转公”的基金公司。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早前在华夏基金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投资总监,而后奔私设立私募基金,于2016年通过“私转公”的方式重返公募。

2017年,凯石、博道两家私募基金也先后完成“私转公”,也均是早前“公奔私”的大佬再次回归公募,凯石基金董事长陈继武先后担任南方基金基金经理、中国人寿资金管理中心基金投资部投资总监、富国基金投资总监、副总经理。博道基金董事长莫泰山也具有多年公、私募从业经历,他曾先后担任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上海重阳投资高级合伙人、总裁,2013年5月创立上海博道投资,2017年成立的博道基金成为第三家“私转公”的公司。

2018年9月,朱雀基金获准设立,由此成为第四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今年5月,朱雀基金总经理及董事长双双调换,原公司董事长梁跃军因公司业务发展需要转任公司总经理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条件,并亲自出任基金经理,走上投资一线,原公司总经理王欢则调任公司董事长。

据天相投顾统计,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四家“私转公”基金公司合计管理非货币基金规模598.36亿元。

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