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子公司面临多重困境

2020年10月9日

从2012年11月证监会正式颁布实施《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暂行规定》至今,到目前短短四个多月时间,已有23家基金公司成立了专户子公司。但希望在,困难也在。3月12日,北京某基金公司高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由于公募基金的风控经验与信托公司相比差距甚远,由公募牵头进入类信托业务,一旦风控出现问题,极易遭银行叫停。另一方面,目前多数公募子公司注册资金多为2000万-5000万数量级,相比同台竞技的信托公司动辄数十亿的注册资金,无论财力还是物力均显得捉襟见肘。“相关业务资本金出现短板只是时间问题,目前稍微明朗的融资方式是通过发行债券,不过其信用担保预计将由母公司,即基金管理公司承担,这将对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构成风险转嫁,与业务和风险隔离的原则相悖。”一位华南某大型基金公司知名债券基金经理指出。风险转嫁3月3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证券公司债务融资工具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规定》),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征求意见稿指明,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证券金融公司和中国证监会负责监管的其他公司,以及商业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等其他金融机构在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柜台、机构间报价与转让系统以及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场所发行、转让债务融资工具的,参照适用本办法。

消息人士透露,尽管该文未对公募基金子公司未来的融资手段明文规定,不过在“中国证监会负责监管的其他公司”中做了政策开口,预计未来进行融资将参照这一办法。“由于公募基金子公司刚刚批量成立,这一问题尚未显露,但是预计公募子公司的融资需求很快就有所体现。”3月12日,上述北京公募基金管理人士指出。加上目前IPO暂停造成的市场影响,公募对于PE项目鲜有兴趣,开展业务的方向主要是做类信托业务。但相比而言,信托公司注册资金动辄达到十余亿元的体量,譬如中诚信托注册资金24亿元,规模小一些的中融信托注册资金也达到16亿元,国内大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在财力物力上也难企及。“如此多的注册资金并非只是放在台面上,这与信托类业务的特别属性有关。信托投资由于风险更大公募基金子公司,因此在风控上更为严苛,对于相关的财务要求也更高。”上述人士指出。本报掌握的资料显示,嘉实基金成立子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已是凤毛麟角,相比而言,鹏华基金子公司鹏华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为3000万元;红塔红土基金和富安达基金等基金公司子公司注册资本仅有2000万元。这也意味着目前由基金管理公司和合作方出资的成立资金,极难维持子公司业务的长期开展。

“后续注资将会是个无底洞,目前比较明朗的手段是通过发行债券进行融资。”上述人士透露。但是按照深圳某大型基金公司资深债基经理的说法,公募基金子公司尚无明朗的发展预期,一旦实施发债融资,或将由母公司,即基金管理公司作为信用担保,此举将对基金管理公司带来一定的风险。多重困境公募基金子公司面临的不仅仅是资金的困境。“不是几个人几个项目意向书就能撑得起一个队伍。”3月12日,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管理层人士指出,面对已经在市场上积淀多年的信托和PE等竞争对手,无论是在风控能力还是在市场资源上来讲,基金子公司目前均没有足够的竞争力可言。目前,子公司业务进展最快的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早在今年前已经依靠其香港子公司平台,在内地成立多家类似直投子公司的业务机构公募基金子公司,其中不少子公司由嘉实基金外方董事作为法定代表人,鲜被国内市场人士熟悉。据消息人士透露,嘉实资本成立之初主要项目资源多从这些兄弟公司获得,因此在发展上已经沉淀多年。但是对于目前刚刚业务开闸的基金公司来说,在新项目上尚未有经验可依,而且投研团队和风控团队均是从零开始,因此未来面临的发展尚存很大不确定性。乐观派认为,由于银行出于对潜在风险和合规的考虑,会让信托公司逐步从资产池产品中淡出,基金公司子公司可以凭借股东优势或渠道优势从信托手中接下这一项业务。

但是实际上除了银行系基金公司有一定股东优势之外,基金子公司业务能力和风控经验相比信托公司均无优势可言。上述深圳大型基金公司债基经理指出,由于信托和公募基金构架不同,信托业务相比公募业务复杂得多,如果要形成一定的运营模式,需要庞大的风控人员进行把关。加上银行对这一类业务把关严苛,稍有违规即被叫停,因此公募基金子公司真正开展业务并非只是找项目这么简单。日前,北京另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透露,该公司目前缺乏的并不是项目,而是对于项目风险的论证,在这方面,无论是PE或是信托业务,公募基金管理人均没有相关的经验。因此,不少公募基金对子公司的设立开始心存疑虑。据接近华宝信托人士透露,目前该公司对于旗下华宝兴业基金公司是否成立子公司还处于论证阶段,华宝信托和华宝兴业外方股东法国兴业资产管理公司在协商过程中,对这一项业务是否能够带来收益尚存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