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百亿私募申请公募牌照,“私转公”大幕开启?月内已有两家私募申请公募牌照

2020年10月9日

财联社(上海,记者 韩理)讯,财联社记者从证监会网站获悉,永安国富资产于9月29日递交了《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审批》,目前处于接收材料的状态。

这又是一家申请公募牌照的私募机构。在此之前,来自贵州的友山基金也向证监会递交了《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申请材料。截至目前,“私转公”获批的基金公司达5家。

一位第三方基金研究人士表示,私募机构申请转为公募,最主要原因在于投研、客户、上市公司资源等方面的差异。相对于私募管理人而言公募基金销售牌照,公募基金管理人最主要的优势是容易得到保险、社保、养老资金等大体量资金的青睐,同时在上市公司调研、机构销售等方面受到更多重视,具有更多渠道优势。

从目前5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发展情况来看,已经呈现了较大的分化。上述吸引“私转公”的因素也是不少私募的劣势,而如何在转为公募后延续自身的优势,客服“水土不服”也是“私转公”后面临的问题。

永安国富申请公募牌照

公开资料显示,永安国富成立于2015年1月29日,是一家杭州地区的私募机构。根据私募排排网的信息,该公司的管理规模达到100亿以上。

中基协备案登记的信息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为肖国平。其曾任永安期货资产管理总部部门经理兼总经理助理,永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天眼查显示,永安国富的大股东是杭州小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63.658%。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小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31.354%和4.988%。

杭州小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杭州小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为员工持股平台。杭州小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有6位,永安国富的法定代表人肖国平持股比例为78.45%,其余5为分别是孟乐、范帅、叶斌、陈剑和胡瑶,其中孟乐和范帅分别是公司的董事和监事。

此外,永安期货股份作为参股股东,在其财报中也披露了部分永安国富的财务状况。数据显示,永安国富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6.37亿元,净利润2.42亿元。而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 10.42亿元,同比下降 18.72%;2019年全年净利润6.49亿元,同比增长38.97%。

永安国富作为一家百亿私募机构,成立以来备案登记了不少产品。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截至9月29日,永安国富资产合计备案了65只私募基金,和17只投资顾问类产品。

根据Choice显示的数据,在这82只产品中,只有14只产品持续更新业绩。截至9月18日,这14只产品中,累计收益最高的是永富15号。而私募排排网展示的永安国富的代表产品永安国富永富11号A期并未披露业绩。

“私转公”队伍壮大

这并不是近期第一个申请公募牌照的私募机构。8月底,贵州私募机构友山基金也递交了公募申请。友山基金成立于2013年3月,以债券投资基金及量化对冲基金业务为主。

在这之前,已经有5家私募机构成功“私转公”,分别是凯石基金、鹏扬基金、博道基金、弘毅远方基金与朱雀基金。

一位第三方基金研究人士认为,“私转公”的基金公司数量持续增加,最主要原因在于投研、客户、上市公司资源等方面的差异。相对于私募管理人而言,公募基金管理人最主要的优势是容易得到保险、社保、养老资金等大体量资金的青睐,同时在上市公司调研、机构销售等方面受到更多重视,具有更多渠道优势。

公募研究人士王群航亦表示,公募基金的产品线更加丰富多样,私募进入公募行业有助于吸引资金,扩大公司管理规模,还能提升公司品牌效应。同时,公募基金公司内部有专户产品、基金子公司,均属于私募性质,那些私募公司原先的业务基本上可平移到专户和子公司中去。如此一来,原先的私募业务有望继续,公募新天地又能够打开。

不过以上描述只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实际上,已经完成“私转公”的基金公司发展也呈现了两极分化的态势。

其中,最早“私转公”的鹏扬基金是目前这几家基金公司中规模最大的。截至2020年2季度末,其资管规模达为626.86亿元,已发行的普通基金有67只(份额分开算)。博道基金的规模为61.26亿元,朱雀基金为46.13亿元。而弘毅远方和凯石基金的规模均不足15亿,分别为12.96亿元和11.8亿元。此外,凯石基金的首只公募产品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基金因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而被清盘。

北京一位第三方私募销售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募牌照虽然有效地降低了投资者投资的门槛,但是反而降低了投资者的单笔投入量,在私募阶段积累下来的投资人,如果再继续投入同一管理人的公募产品,并不一定会投相同的量。对于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募基金来说,要搭建相似的投研体系,客户的维护成本反而更高,需要维护更多的客户,才能够达到合适的规模。”

“此外,公募基金已经进入了‘流量时代’,部分个人投资者在买公募基金的时候,并不会像买私募一样进行非常深入的研究。常常是看一些基础信息、过往业绩,就进行投资。在这样的背景上,作为一家公募基金,如果没有获取到足够的暴露和流量,也会比较难获得个人投资者的资金。因此,相较于擅长股票策略的私募机构,以固收类产品为主的私募‘私转公’案例相对更容易成功。”上述人士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