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上一些非公募的公益基金会是怎么运作以及怎么筹资的?

2020年10月15日

看到高大上的安利基金会的彭老师答题,我也忍不住来凑热闹。

老师说的话自然没错,但是并不能代表一般的业态。当然像这种企业基金会,如果放到茫茫多的非公募基金会中,充其量只是凤毛麟角。我从另一个角度给题主一些解答。

是一种常见的说法,区别于公募基金会,我们认为主要有两点不同,一个是筹款模式受到很多限制,另一个是资金的支出受到比较少的约束。具体请参见基金会管理条例。

但是非公募基金会有没有更多的分类了呢,答案是有的,从成立的主体不同,非公募基金会也有各种各样的形态。

1、国外的企业基金会

彭老师所在的安利公益基金会,安利基金会应该拥有全国最大的企业志愿者团队(想想他们的销售就知道了),保守估计有8万人。当然安利基金会在国外的企业基金会是特例公募基金会,因为志愿者人数众多,他们的公益基金会以项目形式,由他们的志愿者去项目点实施。他们跟国内的国字头公募基金会一起做过不少合作项目,可以说安利是很多国字头公募基金会的重要金主。其资金来源主要是企业的一部分收入。

当然国外企业的基金会由于CSR比较发达,所以基金会也会相对成熟,在相关领域也会专业一些。比如达能的CSR以环保为主。但是,这些企业基金会和国内本土民间机构的互动还比较少,比如在儿童公益教育的论坛上,我们却很少见到这类机构出现。

2、国内的企业基金会、家族基金会

国内也有企业基金会,但因为有些企业和家族分不开,所以我们也分不清楚。比如香江基金会,几年做1000个图书室,执行团队也只有一两个人,可以说项目质量是完全没有保证的,但是如果你要问为啥,我也不得而知,只能说他们有很多钱,而且老大是全国人大代表,每年都要做关于儿童妇女的提案。

当然也有真正务实的家族或者企业基金会,业内比较公认的心平公益基金会就是代表(发起人是步步高的段永平先生和他妻子)。在阅读领域,支持了国内几十个机构长期开展了阅读项目,项目官每年批量的寻访,并且支持儿童的阅读教育论坛公募基金会,帮助公益组织得到了不少专家的支持。

当然类似心平基金会这样的机构少之又少,可以说用手指头都可以数的出来,比如澳门同济慈善会,春桃基金会,与人基金会,这些机构都是有老板家族出资,然后由职业经理人打理,为行业提供支持的机构。

3、企业家基金会

企业家基金会是一帮企业家共同成立的,比如非公募基金会论坛历年的轮值老大们……包括友成基金会,SSE阿拉善(这是一个由马云、冯仑等很多企业家联合成立的基金会),南都基金会(并不是那个媒体),敦和基金会等等。这些基金会由于是企业家们共同发起的,所以比较具有行业视野,他们更多的支持下游的中小型组织去建设。壹基金虽然是公募基金会,但他是地方公募,事实上他仅能在深圳市做公众筹款,但不能再以外的地方公募。不过它太有代表性了,从行业支持角度上来说,壹基金在救灾领域辐射了全国大部分的救援组织,帮助这些组织建立了稳定的团队、更新了救援装备和知识。

这类基金会的筹款来源相比之前的基金会就更为多样了,部门和业务的划分也会更清晰。

筹款上,SSE去年的穿越贺兰山,组织了很多企业家,然后动员了全国的捐款志愿者去和他们徒步,既有企业家的捐赠,又有个人的公众筹款;壹基金也专门做了百公里暴走。当然这种活动都是要和公募基金会合作滴。

运作上,这些机构的部门也比较明确,一部分人员去发展下游机构,一部分人员为这些机构提供服务。还有一些部门专门扎根一线去做具体的项目。

4、民间公益基金会

其实很多民间的基金会都是以非公募基金会存在的,比如我所在的麦田教育基金会,前身是一个庞大的志愿者社团麦田计划,后来由于民政部门放开注册,就成立了省级的非公募基金会。北京有个新阳光基金会,他们的发起和成立和麦田很像,但是在去年年初转变成了公募。

民间公益基金会很多以草根自称,因为筹款来源没有一个大的公司或者政府背景做背书,完全靠志愿者的人脉资源支撑。多年来的运作可以说是游走在公募与非公募之间,其实法律是很难界定这两者的。这可能让题主比较吃惊,我打个比方,比如我在麦田的论坛上,面向志愿者去筹资,是算公募还是非公募呢?其实这比较难定义,我们认为的公募是不定向向公众筹资,非公募是向指定的人群筹资,从说法上,向麦田志愿者筹资,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麦田志愿者数量又很庞大,是否可以算公众呢?

所以我们目前看到很多筹款活动,其实很多都是我们身边的NGO和草根非公募基金会做的,那现在为什么能在很多面向大部分公众的平台筹资呢?主要原因是有公募的基金会提供了公募资质来帮助机构筹款。

另外说说这类机构的运作,在业内,大家还喜欢说,实操型机构和资助型机构,顾名思义,资助就是老板,给钱让别人干活,实操型就是工人,拿着工钱去干活。前面的讲的前三类,大部分都是资助型的,而真正踏踏实实干活的,就在这第四类。由于红会出事后,公众资助开始向民间机构分散,使得很多民间机构可以苟延残喘,但是缺乏大金主支持的机构还是很难生存,包括民间的非公募基金会。不过好在不少发起人本身就是有工作或者小企业家,他们雇佣一些人去运营也支持的下来,但是因为薪酬待遇始终无法提高不上去,也导致这个行业里要么大家比较穷,要么留不住比较好的人才。

其实公募和非公募机构在运作上并没有太大区别,前面郭老师说了机构内部的决策机制和管理,我也说了一些筹资和项目操作的内容,公募非公募做的事情差不多。只是因为资质问题,不少公募基金会类似一个提供牌照的公司(租车公司?),而非公募基金会则提供内容(出租车司机?UBER司机?),在筹款上做一些工作。但因为没有公募资质的机构做的实在太好了——比如邓飞的免费午餐,所以也使得公募基金会愿意出让一些资质来合作。

但是呢,这并没神马鸟用……因为公众筹款实在是……太少了。

给大家个数据吧,广州市慈善会做的一次公益节号称筹资额达到7亿人民币,而广州市的公益创投给民间机构的总额只有1500万,请问,那剩下的7亿去哪里了呢?

木有人告诉你,因为都是企业捐的,也跟你没关系。

所以公益行业真是一派大好形势呀,跟政府有关的基金会,企业基金会,民间草根基金会,就在三个不同的世界里生存,井水不犯河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