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基金:一个私募转公募的典型样本

2020年10月15日

阳光私募 公募基金_公募基金私募

曲艳丽 | 文

上海滩的花木路一带,顶尖资产管理机构云集。

以浦东嘉里城为例,鸟瞰世纪公园,汇聚景林投资、朱雀投资、睿远基金和兴全基金等久负盛名的专业投资机构。

在资管行业的大变革背景下,他们中的一些开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1

公募、私募的界限

2019年10月25日收盘后,嘉里城33楼的朱雀基金,正在庆祝其公募成立一周年的生日。

实际上,朱雀投资已经12岁了,顶尖私募的老牌子,是中国最早一批阳光私募之一。在2018年9月朱雀基金拿到公募牌照之后,朱雀投资原来的主要核心团队及二级市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业务便平移至“朱雀基金”平台。

这个过程,朱雀基金董事长梁跃军称为“二次创业”,从私募投资老兵、到公募基金新兵,心态归零。

朱雀基金是第五家获批的“私转公”基金公司。

私募转公募,意味着什么?

和那些初生的个人系公募基金相较,“私转公”的背后是江湖上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私募大佬,是自带光环的。

朱雀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延鹏,2009年加入朱雀至今,历史业绩相当了得,只不过私募基金业绩不可公开宣传,犹如明玉暗藏,在小圈子里盛名。

相对于私募,公募的产品线更多元化,规模、影响力都更大,也更容易拿到机构大资金。

公募牌照的申请门槛很高,申请“转公”的私募曾超过40家,获批者寥寥。私转公,意味着很大的转型决心,例如重新搭建公募的整套架构、重新准入合作机构,困难比想象中要大。

2

不一样的治理结构

在美国,资产管理始终是一个以人为核心的行业。在中国,路径稍微有些不一样。

1998年公募基金出现,初始引入国有背景的股东,目的是为行业增信。早期阶段过后,在一些基金里,股东的利益与管理层的利益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背离。

身在业内就会明白,明星基金经理是极其难得的,天赋、勤奋、平台、运气缺一不可。不少股东携带资金、资源进入这个行业,但如果没有头部基金经理的加持,很难做得出来。

所以,资产管理行业是一门人才密集型而不是资本密集型的生意,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公募大佬在功成名就之后会“奔私”。

2013年,新《基金法》允许基金公司股权激励。当年底,国务院批复,自然人可以成为基金公司的主要股东。自此,股权激励、个人系公募基金、私转公的序幕拉开了。

朱雀基金董事长梁跃军曾谈及员工持股计划:35%的股权将用作员工激励,涵盖各业务条线的核心骨干。目前,首期已将22%的股份用于激励,涉及员工近30名,占总员工将近一半,余下的股权将在两年内推行完成。

几乎在所有类型的创业中,治理结构都是根基、重中之重,尤其是理顺“人”的问题。基金公司能不能做好,关键在于人,股权激励问题至关重要,将基金经理的个人前途与公司命运绑定公募基金私募,避免人才流失。

“投资理念,不完全是决定投资成效的唯一因素。”梁跃军认为,有效的激励机制可以聚拢优秀的投资人才,并传导到产品业绩表现上。

与同行相较,朱雀基金的核心员工持股比例是很高的,在100多家公募基金里排名第二。

“公司创始股东们让利很多,给了不小的激励。”张延鹏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

3

私转公的思维样本

一旦净值不创新高,私募便要苦苦煎熬,待净值创新高后,方有可能拿到业绩报酬(超额收益的20%提成)。同时,私募的清盘线通常定在0.7-0.85之间,也就是说,一旦本金跌幅达到15%,游戏便结束了。

这就造成了私募追求绝对收益的秉性。

而基金经理在公募时,是以业绩排名作为考核标准。公募基金的抱团取暖、羊群效应,在大多数时候维持着较高的仓位水平,本质上和基金经理内心深处追求业绩排名有些关系。

很多公募基金已经逐步意识到单纯追求相对排名的问题,于是淡化排名,开始长期主义。只要能年复一年地给基金持有人赚到钱,回撤相对小,规模和名气都只是时间问题;而追求短期排名,业绩上蹿下跳,对品牌是很大的伤害。

朱雀投资的核心团队起步于券商投资管理,由于券商资金对于亏损非常敏感,于是就树立了以“绝对回报”为导向的理念。

2007年9月,朱雀投资成立的时机并不算太好,正在一轮大牛市的赶顶期。次年金融危机爆发,A股一年间跌去70%,稳健的风格和前瞻的判断让朱雀投资规避了大部分系统性风险,产品净值回落幅度不到大盘1/3的水平,紧接着又在2009年抓住了反弹的机会,后来步步逆袭。

朱雀团队自上而下不强调博取短期相对排名,而是更重视长期回报,所以也没有类似短期没跑赢同行就扣工资奖金这种不科学的考核机制。

“我们有一个主要出发点:不逞一时之快。当市场狂热的时候,可以适当放弃一些收益,不一定要去赚最后一段的钱;在市场低迷的时候,也要敢于逆向布局。”张延鹏说。

4

投资的工业化时代

朱雀基金的投资理念,简而言之,就是“像内部人一样理解公司”。

和绝大多数基金不一样的是,朱雀基金将投研团队近30人,划分至四组:先进制造、TMT、大消费、医药生物,这种方法论称作“产业链研究”。

以先进制造产业链为例,从上游覆盖到下游,从有色、化工,到电池、整车,来自不同领域的研究员一起调研,上下游一起验证,从横向比较到立体。“目的是从上中下游的产业链中找到这个产业里最有价值的板块和个股。”朱雀基金内部人士称,选择的股票更加确定,因为是经过多角度反复验证的,缺点是它可能抓不住一些热点,因为调研的时间很长。

公募基金私募

公募基金私募

2007年的6124点以来,16只个股涨幅超过十倍,成为超级大牛股。其中,医药生物行业占6只,电子和计算机行业占5只,大消费占3只。

这就解释了朱雀基金集中优势兵力主攻四个产业链的原因,也就是朱雀基金所认为的“在鱼多的地方钓鱼”。

十几年过去,私募证券基金的规模从零到2万亿。大浪淘沙,每一轮暴跌,都有大量私募被清盘,有些倒在了风控,有些倒在了规模扩张的节奏。

和背靠国有股东的公募基金相比,阳光私募在残酷的资本市场里存活下来,成为头部机构并拿下公募牌照,绝非易事。

朱雀团队胜出的法则,一是团队的稳定性,二是长期的业绩表现久经考验,第三就是投资理念和风格有自己的一套体系。